未分类

李聚五:“铁头”打鬼子 丹心铸忠诚

□本报特约撰稿人朱殿封 刊于2021.2.5德州日报德周刊

80岁的老母亲,泪眼婆娑地看着李聚五:“儿呀,你真要去拉队伍?”

“娘,真的。鬼子占了咱大半个中国了,不把他们打回去,咱没有好日子过。”

妻子怀抱7个月的娇儿,依恋地看着李聚五:“孩他爹,你要时时处处加着小心哪!”

“放心吧,我命硬。你替我照顾好咱娘和孩子,我就能无牵无挂地打鬼子了。”

空气里弥漫着黏稠的硝烟味儿。1937年秋,李聚五变卖了在齐河县购置的田产,妻子拿出私房钱,摘下金耳环、银镯子,对李聚五说:“全拿去变卖了,换枪!”

李聚五(原名李建奎)1903年出生在淄川县(今属淄博市博山区)西石门村,1929年在平度中学任教时加入了国民党。国民党的所作所为令他失望,不久,他脱离了国民党。1935年,他到齐河县乡村师范任教,因支持学生闹学潮,受到反动当局的打压。李聚五对当局心灰意冷,年底,在晏城镇福王庄购买土地,弃教务农种园林。“七七事变”,国家大难临头,李聚五愤然抗日。

李聚五买了20多条枪,组织起抗日义勇军。他与驻聊城国民党山东省第六区抗日游击司令范筑先取得联系,义勇军被任命为第十二支队。卢志河任支队司令,李聚五任参谋长,在齐河、高唐、禹城、济阳一带打游击。

命运多舛。1938年5月,国民党“张八师”在平原县范庄将十二支队包围缴械,卢志河潜逃,李聚五被俘。他被押到“张八师”一大队,大队长邓协臣一看愣住了:“老师,怎么是你?”

李聚五也认出了自己的学生:“协臣呀,你我都算国民党的队伍,就因为我打鬼子,你们就打我,吃里扒外,亲痛仇快,你们干的这叫那档子事呀!”

邓协臣赶紧解释:“老师,学生端人家的饭碗,不得不听从上峰的命令。”

“都国破家亡了,还搞‘窝里斗’,真是家庭不幸出逆子呀!”李聚五痛恨难消。

邓协臣苦笑,对李聚五以礼相待,然后将老师放了。

李聚五重整旗鼓,再拉队伍。不幸,8月的一天,他在禹城县田庄被伪区长刘向义俘获。同志们几次相救没有成功,社会名流贾文让出面调停无果。战友杨汉三同贾文让商量说:“李聚五大仁大义,文韬武略兼备,他是虎落平阳遭犬欺呀。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出来。”

“鬼子知道了这事儿,刘向义不敢放人。有一个办法兴许能行,就是……”贾文让为难地说不出口。

杨汉三再三追问,贾文让说:“如果买通他们,有一个人能去顶替他,兴许能成。可是,那样,就是明明去送死呀。”

杨汉三沉默了。谁能替李聚五去死?谁的命不是一条命?生死面前,你怎能推出别人去替死?良久,杨汉三坚决地说:“只要能行,我去!”

贾文让睁大了眼睛:“你去?你也是队伍的主心骨。万万不可!”

这时,闯进来一个汉子:“我去!”

杨汉三的弟弟杨廷佑站在眼前:“你俩的话我都听见了。贾先生、哥,拿我换出李大哥,领着大伙打鬼子!”

两人惊呆在那里。

贾文让抖搂着手一时不知说啥好。

杨汉三定定地看着弟弟,泪水在眼里打转:“兄弟,你不能去。哥去!”

杨廷佑急得瞪眼:“哥,治家理财,你比我强。打鬼子,你比我更强。还争啥?李大哥识文断字,领兵打仗,他这些本事都比我大。只要他出来狠狠揍鬼子,我这条命赚大了。都火上房了,抻量(犹豫)啥?就这么办!”

杨汉三抱住弟弟大哭。贾文让在一旁不停擦泪。

贾文让、杨汉三买通了汉奸,杨廷佑去顶替李聚五,迷惑鬼子。25岁的杨廷佑在禹城火车站英勇就义。

李聚五得知真相,大放悲声:“廷佑,我的好兄弟,我的命是你的命,我发誓:一定为你报仇,同小鬼子干到底!”

半月后,李聚五又组织起100多人的队伍,年底在邵庄被日伪军打散,李聚五又一次被俘。他的学生出手相救,第三次虎口脱险。

李聚五三起三落,愈挫愈勇,他召集旧部,扩充力量,再竖抗日大旗。民众看到李聚五不屈不挠,抗日矢志不移,称赞他是“铁头英雄”。

英雄寻路。

李聚五痛定思痛,认识到:拉队伍抗日,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不行。1938年农历腊月二十日这天,李聚五只身来到乐陵县城,找到了八路军“挺纵”司令员萧华。萧华从李聚五诉说经历中看出他的正直和才干,委任他为鲁北支队参谋主任。1941年夏天,冀鲁边区第二地委决定开辟齐河、济阳、临邑3县边界地区的抗日根据地,卡住鬼子向南进犯的通道,任命李聚五为齐河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兼县大队长。他带着侦查员王玉连和两名战士不到半年,在齐河县北部一带开辟了四五十个村庄的抗日游击区,建立起近百人的县大队。

英雄柔肠。

李聚五对老百姓有大爱。他每到一个村庄,就找乡亲谈话,听他们反映情况,帮着解决问题,乡亲们把他当成主心骨、护身符。冯家井子一户村民吃野菜中毒,一家5口生命难保。李聚五知道后,立即叫来军医,经过急救脱险。逢秋过麦,他带领县大队帮着乡亲们拔麦子,收玉米,拉耧播种,李聚五干得满头大汗。他教给有果树的农户栽培、修剪、防治病虫害技术,果农把他当亲人。乡亲们说:“李县长打仗善谋果断,理财行家里手,干活是庄稼把式。”逢年过节,他跑遍军烈属家,嘘寒问暖,解决生活困难。谁家娶媳妇、嫁闺女,他教他们礼仪程序,帮着写对联、贴喜字。他对伪军家属不歧视,给他们讲共产党的政策,叫他们转告当伪军的亲人,不做坏事,暗里帮助八路军,立功赎罪。

英雄虎胆。

一旦有“山”可踞,李聚五“虎”添双翼。1943年3月间,清河军区一位政委到中央开会路经齐河南部敌占区,李聚五奉命接送出境。经过周密考虑,李聚五亲自带领一个排护送。途中与敌人遭遇,李聚五一马当先,头前开路,战士们将政委护在当中,如一团旋风冲杀过去。任务完成,战士们看到,李聚五穿的长大褂上被打了十几个洞,他的手枪枪栓被子弹打弯了,子弹还嵌在枪栓内。

英雄无畏。

1943年中秋节这天,县大队驻在盐店村,鬼子纠集历城、济阳、齐河三县的伪军来扫荡。霎时,村外枪炮声响成一片。李聚五带着警卫班在村西迎击敌人,打得敌人龟缩在坟地里不敢前进。这时通讯员跑来报告,村东北济阳来的日伪军来势凶猛,三连顶不住了。李聚五立即抽一个排,带一挺机枪,冒着呼啸的子弹,亲自增援三连。一阵激战打退了敌人,他又返回村西,指挥战士向敌人发起冲锋,打得敌人狼狈逃窜,俘虏了30多个伪军,县大队胜利突围。

英雄大智。

驻守巩家据点的伪军头目张五星子,手下大都是顽固不化的土匪。1944年中,县大队三天三夜没有攻破据点。李聚五怒火中烧:“敌人不投降,就叫他们坐土飞机!”他指挥战士把地道挖到据点围墙下面,亲自下地道检查。战士们不让他去,他说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”查看后放进炸药,战士们再次喊话:“你们投降吧,不投降就叫你们坐土飞机了!”张五星子认为是恐吓,毫不在乎,在围墙上拉着二胡唱京剧: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,耳听得……”“轰——”一声巨响,敌巢土崩瓦解,敌人血肉横飞,张五星子被炸上了天。

一年里,李聚五带领县大队拔除了齐河、临邑、济阳3县7个区的16处据点,毙、俘日伪军1500多人,缴获火炮7门,枪支弹药无数,粮食3万多斤。民众说:“渤海军区有三硬:赖司令(赖金池)盯得硬,路虎子(路有水)冲得硬,李聚五转得硬(游击战术)。”

1946年4月25日,国民党第36师108团派兵进攻驻在齐河县草庙王村的县大队,李聚五率领县大队奋勇反击,打退了敌人。第二天,敌人加倍出兵进攻,激战中,李聚五不幸中弹牺牲,时年43岁。

噩耗传千里,民众悲万分。4月30日,抗日军民在张保屯召开了有万人参加的追悼大会,渤海区党委追认李聚五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、革命烈士。李聚五的遗体葬于盐店村,从张保屯到盐店沿途15公里,所经村庄民众夹道跪拜祭奠,泣不成声,自动摆祭30多桌,灵车只得缓慢前行,至黄昏才到达。为防止敌人盗挖遗体,在表白寺、晏城镇福王村做了假坟,又转葬于洪家屯。新中国成立后,迁至淄博市博山区西石门村老家安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